看到這則新聞標題時,還沒看內容就讓我陷入沉思,

因為就算沒看全新聞,也能猜出內容是什麼,

大約就是器官捐贈最後多因家屬不同意而作廢之類的

回想起多年前,和妹妹們初接觸到器官捐贈這個訊息的第一時間,

我們在客廳興致勃勃的討論起來,覺得這個器官捐贈同意卡真是設定的太有意義了,

姐妹們相約要一起填一張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就在我們討論正熱烈的時候,我媽從房裡聽到走出來抗議,

怒斥我們"身體髮膚受之父母,沒經過她同意不能隨便捐贈"等等的話,

引起姐妹們的激烈爭辯,覺得媽媽不懂我們決定超越生死的意義、成就自己生命的價值有多超然,

甚至認為媽媽的思想太八股,死亡不過就是腐爛了這身皮囊,可惜;

要是能遺愛人間,何嘗不是種成全他人的大愛?

更何況,身體是我們自己的,什麼年代了還要經過她同意才能有自主權的道理?

媽媽一人無力抵抗我們四嘴,最後勃然大怒、甩門回房,

也因媽媽的這場無理盛怒,更激化我們要付諸行動,

過沒幾天真的每人去弄了一張同意卡放在皮夾裡,就在那個器捐還是紙卡的年代。

 

而今,我懂了當年媽媽的心情,眼睛、鼻子為之酸澀起來,眼淚就快奪眶而出,

我們幼稚的以為自己很超然、無知的踐踏媽媽愛我們的心,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真的要自己當了父母才能體會,

器官捐贈?我的寶貝?那可是比挖我們身上的肉還要更痛,

看著那雙崇拜我們的雙眼、

那顆和自己的心貼著一起跳動的心...

那一切的一切就要漸漸失去溫度和色彩時,還想從他們身上挖走些什麼?

太痛了,我光是想像就覺得呼吸梗在喉嚨,一放鬆就會大哭出來。

 

親愛的朋友們,在這世上最愛我們的,就是家人,

在成全另一個家庭前,是否該先照顧一下家人的心理?

在沒有良善溝通之下突然被告知離開的親人生前有簽器官捐贈同意書,

任誰也沒有辦法接受,那就難怪器官捐贈實際執行的比例沒有簽署的多。


可別因此誤以為我是在宣導大家別去器官捐贈,

我還是認同器官捐贈是很有意義的事,我也還是希望將來能有機會幫助他人,

最好的推廣方法不是一股腦的鼓勵大家去簽,

而是大家好好的跟家人促膝長談、聊聊器捐的觀念,

不要給急需之人一線希望,最後卻在家屬反對下又失望,

既然有成全他人的美意,那就更要有說服自己家人的決心,

否則最好還是別因一時激情隨便亂簽,

因為離開只是一瞬間,而被留下來的人卻是悲痛逾恆,

何苦在傷了家人心的同時還要再傷害他們的感情呢?

好好的與家人溝通這個觀念、並取得同意才是正確的作法,

如果溝通失敗也不要怨怪他們,因為他們必需用餘生來思念你...

 

兩年前,一個我還滿喜歡她幽默言談的理財專家─夏韻芬,

她的二兒子在一場水上意外喪生了,

除了震驚之外,我也能感受她身為母親的心痛,

後來輾轉拜讀了她的一封公開信【心痛的日子】,

文中隨處流露對孩子的愛意及失去孩子的痛苦,

應該讓全天下的媽媽都哭了...

希望所有為人子女的在看完之後,好好和父母溝通再來簽那份器官捐贈同意書,

比較能讓人感受你想遺愛人間的決心和誠意,

可別像貓媽我,

當初自以為很超然的完成了超越死亡、成就生命價值的行動,

實際卻是傷害最愛我的人的心,而且還不一定能成功的事(想必還是家屬不同意這關會卡住),

照顧好自己的家人不管是身心靈,永遠是我們必需首要完成的課題

鼻水擦擦,來打電話給媽媽問她最近好嗎...

(其實是想和媽媽說聲不起,因為我終於懂了媽媽的心)。

 

以下為夏韻芬女士的心情分享

心痛的日子

 

作者:夏韻芬  中廣日記 / 心情隨筆  2008-09-03

 

那一刻來的時候,感覺是痛,痛徹心扉、痛不欲生、肝膽俱裂都無法形容,造物者奪走我的心頭肉,我的心肝寶貝。

 

哀痛一波又一波的向我襲擊,我無力反擊,我無法言語、無法思考,無法止住我傷心的淚水,媽媽也陪我哭,他的兒子,我的弟弟,在二十歲那一年車禍過世,她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她甚至比我更痛,因為她不忍心女兒承受這樣的苦難。

 

孩子離開,我的心神也離開了,無法進食無法入睡,我不敢吃淑麗給我的安眠藥我知道吃了安眠藥不會作夢,不做夢,我的心肝寶怎麼會入夢,我越想入夢,越是輾轉難眠,黑夜中的思念越是澎拜難熬,我無力對抗,我吃了安眠藥。

 

第三天,孩子出現在我的夢中,原來,吃安眠藥也可以有夢,夢境有點亂,我幾乎不記得,但是最後孩子說「媽媽,我有心跳了,有呼吸了」我在夢中高興極了,夢醒了,我的哀痛沒有放過我,我在救護車上、在加護病房外面千百次的問醫生護士「他有沒有呼吸、他有沒有心跳」,貼心的孩子都聽到了,特別來夢中告訴我有心跳、有呼吸了!

 

我每天祈求他的入夢,到現在,還在等。

 

小天使、上帝的安排或是老天給的功課,沒有一句話可以安慰我,因為我要當的只是一個一個平凡的媽媽,早上催著孩子起床,偶而敲敲他的頭,我要孩子,孩子也需要我!

 

送走孩子,我又出現一種天崩地裂的痛,跟前幾天又不一樣,孩子走了,我的痛,沒有停止,我面臨了很多第一次,第一次沒有叫他起床、第一次不用幫他準備早餐,第一次沒有等到他下課的抱抱,還有未來第一次沒有他的端午節、中秋節、父親節、母親節、過年的年夜飯、暑假、寒假…

 

這些第一次,就會像千萬支穿心箭,直接刺向我的腦袋、心臟我有活不下去的強烈感受!我知道思念孩子會到我死的那一刻才會停止!

 

我開始想,我死了,誰會傷心到死?天ㄚ,我還有一個孩子,還有老公,還有媽媽、妹妹,還有很多人,我不敢想。

 

我能想的就是找一個方式活著,,我不能對抗哀傷悲痛,但是我可以跟他共存,想哭的時候,讓我哭,想他的時候,讓我摸摸他的衣服,聞一聞他的味道,我也幫他準備早餐,因為這是我的習慣了。

 

我不知道,大家認識我的心肝嗎?我在告別會上,代替他寫一封信給大家,讓大家多認識一下我的小白!

 

叫什麼?

我是宗翰,在這個家庭中有很多稱呼,若是叫李宗翰,喔,就表示我闖禍了!
大多時是叫「翰寶」,因為我是媽媽爸爸的翰翰寶貝,請注意,不要寫成麥當勞那種令人發胖的「漢堡」。

 

我別名又叫心肝寶,這是媽媽給我的起床號,一聽到這呼喚,我會迅速跳下床,絕不耍賴。

 

當然,打球完之後,就變成了臭寶,你就知道我身上所擁有凡人無法擋的氣味。

 

最新的封號是小白,拜哥哥之賜,因為他們嫉妒我的絕佳反應,竟說我是白目。

 

你問我自己覺得應該叫什麼?帥哥!全世界最帥的人,站在你面前,難道你一點都沒有知覺嗎?

 

作什麼?

我在媽媽肚子裡四個月後,醫生說我隔壁有鄰居住進來,水瘤小姐是也。她佔用通道,甚至侵犯到我生存的環境,因此醫生建議媽媽將我遞解出境,因此我奮力地捍衛國土。六個月後抗戰勝利,我成了英雄,而這位小姐突然不見了,醫生很詫異,他大概沒聽過「搬家」這名詞!

 

在我三個月時,疝氣出現作怪,我娘卻以為我是天賦異稟,還暗自竊喜。結果當然是開刀,雖然有傷口疼痛不已,卻不能哭,以免影響傷口,所以她決定出院,在家中懷抱了我一天一夜,舒服與勇敢使我一聲未吭,所以復原得很好,傷口也漂亮極了。

 

二歲時長水痘,哥哥只發一顆,我卻是滿山遍野,你信嗎?連小鳥都不漏掉,所以那時我又叫「芝麻」翰寶。

 

上蒼給我很強的學習力、執行力與高標準。君未見我牙齒白得可以反光?因為牙醫交待每天早晚要刷牙三分鐘,我就貫徹始終。

 

爸媽永遠不需要為我功課擔心,即便我臭臉回來的說考爛了,仍是九十分以上。

 

一年前我開始學鋼琴,你知道有時會覺得手指太多而卡在那裡,但七個月後,我就上台演奏,繼續這樣下去,周杰倫要開始擔心囉!

 

我的文筆好,在江湖上浪得渾號叫「屁王」,下筆如有神助。你瞧,我還幫媽媽出書寫過序。

 

是什麼?

我的興趣是什麼?我愛籃球、愛游泳、愛錢,但媽媽說「愛錢」不是興趣。

 

在爸媽眼中我是公義的化身。提到正義感,就屬我「打飯」報仇事件,在班級上凡屬惡棍的,我都賞他滿滿一湯匙的茄子;有邦交的就少少點綴一下,學校規定必須吃光,喜歡吃茄子的舉手!我也是爸媽貼心寶,有次他們發生爭執,我跟他倆說:你們坐錯位置了,俗話說床頭吵床尾和,你們現在應該去坐在床尾!

 

我的老爹成熟穩重,喜怒不形於色,他訓練我走向多元與傑出。我娘親卻是不太管用,我總是先在公園找樹蔭地,連坐車都要先搶一個位置給她。

 

如今, 我不單國小告一段落,人生的旅程也畢業了。

 

我成了爸媽的貼心天使,守護他們婚姻與一生。我可是用心良苦,藉此要教育爸爸不時真情流露一下;訓練媽媽能夠勇敢能幹;更提醒哥哥在家中多麼重要。而我目前忙於在天堂卡位,找個絕佳位置,等待將來我們全家歡聚。還有許多話來不及說,謝謝愛我的家人、長輩、老師,陪伴我同學、摯友,請珍惜生命的美好,我來過、熱愛過、擁抱過,如今無憾的走過。 』

 

大家都愛孩子,抱抱家人、抱抱我們的孩子吧,這才是真正的幸福!

 

文章引自:http://www.money365.com.tw/blog.php?l=v&blog_id=89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恩狄的貓媽 的頭像
愛恩狄的貓媽

I&D 愛恩狄手作皂

愛恩狄的貓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